注:八月二十六号开始起笔,起于首尾两行,终于发现一逗比的闭站(因为多年前他网站上写了一篇关于儿时玩具的汇总)。今日再续童年,十月最后一天。

童年的纸飞机 何时才能飞回我手里

屋外太阳大如盘,土地干热欲炸裂。 蝉鸣已停多时,树下还未阴凉。 有小风,多热浪。
小伙伴喊我去买凹凸曼的碟片,我们走走停停说说笑笑,刚过一个桥就各自回家躲避炎热。
晚上会稍微凉下来,一家四口在院子里吃饭。吃辣了,我会跑到同学家的小卖铺买冷饮。然后回来一个个的分起来。
西瓜是夏天的标配,记忆是夏天里所有的色彩斑斓。
我和妈妈姐姐侄子去收西瓜,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重。田边的小水还缓缓的流动着,还清澈,还有鱼虾。我扔个西瓜下去,然后拉着侄子,一起跳下去。
一整个夏天的假期,就是一整个假期的无忧无虑。不管充实与否,但那滋味着实让人回味。
我疯狂的回忆自己的五岁八岁,可是记忆总无法清楚的找回来,关于夏天的记忆也是似繁星。
晚风吹,人儿醉,梦回儿时怀里睡。

说来已经有好几个暑假没有好好地在家里过了。
记于16年3月16号

小学一个周末的下午,妈妈在洗衣服做家务。我昏昏沉沉趴在那洗衣机上,懒懒洋洋地睡了起来。感觉睡了好久好久好久,我妈也一直没有喊我起来,我就一直睡着,总感觉这十几年都是那年那时的那场梦。梦醒了,我还一米二,妈妈还一头黑发,我还在家里,晚上还有我爱看的动画。

不时地回忆已经成为人生轨迹上的标配,不是说此时处境不好才怀念往昔,只是最好的已逝去,再好的又有什么意义。

[中间待续,日后再添]

童年的纸飞机 现在终于飞回我手里

上次如此是17年初,听到刘昊霖的《儿时》。歌词结尾,余不一一。

铁道旁赤脚追晚霞
玻璃珠铁盒英雄卡
玩皮筋迷藏石桥下
姥姥又纳鞋坐院坝
铁门前篮框银杏花
茅草屋可有住人家
放学路打闹嘻嘻哈
田埂间流水哗啦啦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甜梦中大白兔黏牙
也幻想神仙科学家
白墙上泥渍简笔画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四季过老梧桐发芽
沙堆里有宝藏和塔
长板凳搭起一个家
日子总慢得不像话
叶落满池塘搬新家
二十寸彩电皮沙发
五点半大风车动画
晚饭后纳凉星夜下
萤火虫微风弯月牙
大人聊听不懂的话
鬼怪都躲在床底下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记忆里有雨不停下
蝉鸣中闷完了暑假
新学年又该剪头发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也开始憧憬和变化
曾以为自己多伟大
写了诗不敢递给她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
听磁带偶遇榕树下
白衬衫黄昏木吉他
年少不经事的脸颊
呼~呜呼呜~
还以为自己多伟大
写了诗不敢递给她
小小诗不敢递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