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有所保留,所以总是欲言又止。
很少人知道我怎么了,别人不关心,我也不在乎。
南下千里两年又两年,稚气未脱,已佩剑于江湖。
而今,我在深圳流浪。
已过一个月。(写于下班前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