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停在温州南,刚刚启动。这是停下来的第十五个火车站,刚刚一半。车厢内冷了热,热了冷,不知道是温度变化,还是脑袋变化。靠在我旁边的那个姑娘,又动了动继续睡了下去。愿她不冷。
过了台州,将近六点。我一直想着外面还亮着,火车一直在过隧道。我闭上眼,我睁开眼,发现天已经黑了下来。
六点整,她困了,我用一只胳膊撑住她。些许尴尬,我便往后躺着,又闭上了眼睛。
路上追更了哥谭4和5两集,地球百子看了一集一半才发现上次已经看过了。便收起了mini,扫码点起了外卖。味道没啥喷的,不是最难吃的,当然也和好吃谈不上关系。以后还会吃吗?会吧。
天没黑之前,我一直没转头往外面看。心想着铁路就在海岸线旁边,天蓝海蓝,海鸥飞过,还在夏天。
车位在15B,上车的晚,正在在两人之间。一路上说了一句话,我丢垃圾回来,在对面架子上拿包掏水,她问进来吗,我说等下,待我拿瓶水。
中间三十个火车站,从二十多度到几度,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十一点,一路沿着大陆边缘,一路向北。